爱读屋 > 仙侠小说 > 血蓑衣 > 正文 第621章 命悬一线(一)

正文 第621章 命悬一线(一)

推荐阅读:我不想当老大地球第一玩家重生锦鲤福运多万古最强宗阴倌法医未来天王绿茵王牌少帅武道大帝再世傲魂我的体内有无数张嘴

    “爹,你不要为难寻衣,他是无辜的!”

    一见洛天瑾,洛凝语不由的心中一沉,赶忙迎上前去,看似解释,实则阻拦。

    “若是问心无愧,又何必急着离开?”洛天瑾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面色复杂的柳寻衣,一字一句地说道,“我要的人,纵使逃到天涯海角,也休想逃出我的手掌心。”

    “不!”洛凝语神(www.shubao2.cc)情一慌,主动替柳寻衣解围,“寻衣从未想过离开,是我逼他走,一切都是女儿的主意。爹休怪寻衣……”

    望着心急如焚,语无伦次的洛凝语的背影,柳寻衣心中五味陈杂,艰难开口道:“凝语,不要再说了……”

    “寻衣,你快走!”

    未等柳寻衣将话说完,洛凝语突然张开双臂,死死拦住洛天瑾的去路,同时头也不回地向柳寻衣催促道:“我替你挡着,你先走!”

    “放肆!”

    洛天瑾脸色一沉,眉宇间涌现出一抹浓浓的不满,斥责道:“语儿,因为一个外人,你竟敢忤逆爹的意思?今天,我偏不让他走!”

    说罢,洛天瑾不再理会洛凝语的苦苦哀求,径自朝前走去。

    “爹,你不要逼女儿!”

    洛凝语绝望的声音陡然响起,与此同时,她迅速取下头上的金钗,用锋利无比的钗头,死死抵住自己白皙细嫩的脖颈,一副不畏生死的倔强模样。

    “语儿!”

    “凝语!”

    洛天瑾和柳寻衣大惊失色,异口同声地呼喊道:“你千万不要乱来!”

    “爹,今日你若不肯放寻衣离去,女儿……便死在你面前!”洛凝语泪流满面,但语气十分坚决,说话的功夫,金钗已刺破她的肌肤,渗出一丝殷红的鲜血。

    这一幕,洛天瑾看在眼里,疼在心中。既悲愤又无奈,一时间进退两难,好生憋屈。

    “语儿,你怎敢威胁爹?”

    “爹,是女儿不孝!”洛凝语泣道,“只要你肯放寻衣一马,女儿听凭发落。如果今天一定要有人死,女儿愿一命换一命!”

    “凝语……”

    洛凝语的字字句句,无不饱含对柳寻衣的一片深情,令柳寻衣肝肠寸断,心里说不出的羞愧。

    “柳寻衣,看看你做的好事?”

    洛天瑾担心洛凝语一时冲动,因此不敢再向前一步,而是用手怒指着眼圈通红的柳寻衣,沉声道:“我仍是那句话,如果你问心无愧,何必急着离开?”

    “爹……”

    “凝语!”

    柳寻衣猛然打断洛凝语的哀求,快步上前,先将洛凝语手中的金钗夺下,而后在她绝望的目光中走到洛天瑾身前,“噗通”一声跪倒在地,正色道:“府主,我跟你回去!”

    望着神(www.shubao2.cc)情凝重的柳寻衣,洛天瑾沉默良久,最终若有似无地点了点头,眼底深处闪过一抹难以名状的复杂意味。

    远处的屋脊上,秦卫将刚刚发生的一切尽收眼底,当他看到柳寻衣跟随洛天瑾回去时,脸上不禁涌现出一抹愤懑之情,双手下意识地将房顶的砖瓦捏的粉碎。

    正午将至,不明真相的贤王府弟子已在中堂前等候近两个时辰。众人从交头接耳,叽叽喳喳,到左右顾盼,彼此沉默,俨然已等的有些倦乏。

    终于,在千呼万唤之下,洛天瑾、柳寻衣、洛凝语三人姗姗来迟,相继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中。

    见此一幕,众人无不提起精神(www.shubao2.cc),瞪大眼睛,紧张而好奇(www.yhwx.net)地望着他们。

    院中,一锅热油沸腾不止,发出“嘎啦嘎啦”的刺耳声响。

    当柳寻衣从油锅旁走过时,感受到扑面而来的滚滚热浪,下意识地吞咽一口吐沫。

    洵溱和耶律钦站在一旁,静静地望着面色紧绷的柳寻衣。

    此时,耶律钦眼泛得意,一副幸灾乐祸的狡黠模样。反观洵溱,却是屏息凝神(www.shubao2.cc),红唇紧抿,似乎心中涌动着一丝说不出的忐忑。

    见柳寻衣走近,谢玄眼神(www.shubao2.cc)一寒,大手一挥,四名蓄势待发的弟子迅速冲上前去,在众人难以置信的目光下,将柳寻衣五花大绑起来。

    此举,不仅令下三门弟子惊愕不已。同样令苏堂、林方大等人掩面失色,似是有口难开。

    从始至终,洛天瑾自顾向前,任身后嘈杂声起,他却不闻不问,甚至连眼皮都未眨一下。

    至于洛凝语,则被一众婢女死死围住,任她如何挣扎,始终无法再靠近柳寻衣。

    “跪下!”

    四名弟子将捆成粽子的柳寻衣押至阶前,谢玄一声喝令,一名弟子猛然抬脚,朝柳寻衣的膝弯狠狠一踹,令其跪倒在地。

    众目睽睽之下,贤王府的黑执扇竟被人如此欺辱,众人心中的惊诧自是无语言比。

    只不过,今日的阵仗由洛天瑾亲自主持,因而两千余众无不三缄其口,偌大的院子静如死寂,谁也不敢冒然吱声。

    万籁俱寂中,两名弟子搬来一把椅子,小心翼翼地放在堂前。洛天瑾俯身而坐,默默环顾四周,目光看似平和无奇(www.yhwx.net),实则令人心惊胆寒。

    “柳寻衣,你可知罪?”

    谢玄冷漠的声音陡然响起,在鸦雀无声的院中显的分外洪亮。

    柳寻衣奋力扭动着身躯,勉强挺起胸膛,目不斜视地望着洛天瑾,反问道:“敢问府主,在下何罪之有?”

    “大胆!”

    谢玄虎目一瞪,伸手朝热气冲天的油锅一指,厉声道:“柳寻衣,今日这口油锅便是替你准备的!”

    “嘶!”

    此言一出,众弟子无不倒吸一口凉气,一个个看向柳寻衣的眼神(www.shubao2.cc)变的震惊而狐疑。

    直至此刻,众人仍不知道,柳寻衣究竟犯了什么错。

    柳寻衣的目光朝油锅轻轻一扫,口中发出一道满不在乎的哼笑,戏谑道:“在下何罪?竟沦落至下油锅。我不是岳鹏举,恕不受‘莫须有’的死罪。”

    柳寻衣此言满含讽刺。毕竟,有岳飞和‘莫须有’,自然少不了秦桧。

    至于谁是这场戏中的“秦桧”,柳寻衣的暗示也很明显,自然是想置他于死地的人。

    因此,当耶律钦和洵溱听到柳寻衣欲反咬一口时,脸上的表情瞬间变的精彩起来。

    其实,柳寻衣心里清楚,仅凭自己的狡辩,根本不可能颠倒黑白,也难以改变结局。但他仍要放手一搏,不求活命,只为挑拨洛天瑾和少秦王的关系,替大宋朝廷争取更多的时间。

    “柳寻衣,死到临头还敢嘴硬,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

    “咳咳!”

    谢玄话音未落,洛天瑾忽然轻咳两声,瞬间将全场所有人的注意力吸引到自己身上。

    谢玄一愣,他本以为洛天瑾杀意已决,断无商量的余地,因而打算一鼓作气,替贤王府清理门户。却万没料到,洛天瑾竟会中途干涉。

    谢玄何等精明?洛天瑾只需轻咳两声,他便已猜出事情有变。故而也不多问,转身朝洛天瑾微微拱手,而后不着痕迹地退到一旁。

    “今日,我将八门弟子尽数召至这里,是有一件大事想让大家见证。”洛天瑾并不急于追究柳寻衣的罪责,而是饶有兴致地环顾着面面相觑的众人,不急不缓地说道,“不错!眼前的这口油锅,的确是我为一个人准备的。只要定罪,便当众将其扔下油锅,一者有过必罚,以正府规。二者惩前毖后,以儆效尤。”

    说罢,洛天瑾将阴沉的目光投向柳寻衣,冷漠道:“今日的油锅,是为你柳寻衣……”

    言至于此,洛天瑾突然眼神(www.shubao2.cc)一动,目光如刀剑一般直射猝不及防的洵溱,又道:“还有你洵溱准备的!”

    “嘶!”

    此言一出,院中再度传出一阵惊呼,几乎每个人的脸上都写满不可思议的表情。

    洵溱呆若木鸡,一时不知所言。耶律钦则是满眼惊骇,朝洛天瑾连连摇头,道:“洛府主,此事与洵溱何干?你岂能……”

    “别急,且听我把话说完。”洛天瑾摆手安抚惶惶不安的耶律钦,转而向众人说道,“你们或许不知道事情的缘由,因而对此事满头雾水,更不明白我为何向柳寻衣和洵溱问罪。”

    闻言,众弟子纷纷点头,眼神(www.shubao2.cc)愈发好奇(www.yhwx.net)。

    “我现在告诉你们。”洛天瑾伸手一指眉头紧锁,反复揣度局势的柳寻衣,朗声道,“有人向我揭发,说柳寻衣是朝廷安插进贤王府的内奸。”

    “什么?”

    洛天瑾此言,登时在人群中掀起一场轩然大波。

    “这……这怎么可能?”林方大的眉头皱成一团,难以置信道,“寻衣对府主忠心耿耿,怎么可能是朝廷的奸细?他……”

    “揭露此消息的人,正是洵溱。”洛天瑾不顾众人的反应,继续说道,“她自称亲眼所见。”

    闻言,洵溱心中一惊,一抹不祥的预感自心底悄然攀升。

    “我早该猜到是你!”

    洛凝语怒视着茫然失措的洵溱,发疯似的问道:“为什么?你明知我和寻衣即将成亲,为什么诬陷他?为什么拆散我们?你究竟是何居心?”

    “不错!”许衡连忙附和,“洵溱毕竟是外人,她的话府主岂能相信?”

    洛凝语和许衡一石激起千层浪。霎时间,众人七嘴八舌,争先恐后地替柳寻衣开脱。

    “混账!”谢玄愠怒道,“府主尚未说完,何时轮到你们议论?”

    只此一言,院中再度陷入一片死寂。

    洛天瑾的嘴角扬起一丝冷笑,继续道:“然而,柳寻衣刚刚告诉我,洵溱曾用易容术骗走‘玄水下卷’,故意激化贤王府和秦氏的矛盾。而后又以‘玄水下卷’为饵,唆使秦苦于灵丘山涧截杀蒙古使者,并嫁祸给贤王府。”

    “好啊!”林方大恍然大悟,满脸鄙夷地望向洵溱,“原来你才是罪魁祸首,你可知此事给府主带来多少麻烦?贤王府险些被蒙古大军夷为平地!”

    洛天瑾的眼睛微微眯起,又道:“现在,洵溱告柳寻衣是朝廷奸细。而柳寻衣却抵死不认,反告洵溱才是别有用心之人。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我不能滥杀好人,更不能错放奸贼。因此,今日我要他二人在这口油锅前当面对质,而后交由在场所有人评判。到时,无罪者还其自由,有罪者……大刑伺候!”

    ……

本文网址:https://www.2du5.com/xs/3/3473/3049441.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www.2du5.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